转瞬即逝的悲凉

日期:2022-08-08 浏览: 115

事情发生的时候,命运仍以其关有的姿态不咸不淡地冷眼旁观着我们,一切似乎平静入睡。若干年后的某天,记忆的碎片突然在身体里剧烈地震荡起来,你才惊恐地发现,在开始的开始,那个不怀好意的结局早已站到了你的身后。

—-题记

转瞬即逝的悲凉

冯骥才在《永恒的敌人》中有这么一句话:死的反面是生,死的正面也是生。第一次考虑“死亡”,是在看过了郭敬明的《梦里话落知多少》,直到现在,我依然觉得,对于死亡,他过于轻描淡写;对于死亡,他在不经意间所流露出的轻率。试想,难道陆叙的死,仅仅因为林岚的那“一击”吗?这样的死,不免过于牵强了吧。但无论怎样,它让我第一次真正想到了“死亡”。

年幼的我是幸福的,从未考虑过死亡,似乎那是离我很遥远的事情。直到十七岁那年,爷爷离我而去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“死亡”,它一直都潜伏在我们周围。平静如水的生活不见一丝一毫的转变,孕育来得缓慢,爆发却来得如此理直气壮。

我们时常抱怨事情来得总是太慢,而真正来临的时候,却连招架的能力也没有。对于“生与死”,这个古老的话题,已经有太多的专家学者千百次的探讨过,相比而言,一个正处于豆蔻年华的少年,又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其中的对错呢?只是死亡——通过我的双眼,我看见它了。

在爷爷的葬礼上,我清楚地看到了死亡的摸样。看到那个曾经万般宠爱我的爷爷,面无表情的平躺在那个木匣子里;看到他紧闭的双眼,苍白的面容,消瘦的脸庞,在他的周身撒满了干花。众亲友们都围着那个木匣痛哭,作为爷爷生前最疼爱的长孙女,却被那些大人无意识地推搡至一旁。

透过众人后脑勺的罅隙,我再一次看到了爷爷的面容。我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泪水,因为我深知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,我们必须接受生活中因为某个人的离去而产生的空缺。礼堂中到处弥漫着无限的悲,也到处回荡着勾魂的哭喊。

突然感到一阵梦魇般的难受,于是,就这么一个人跑出了礼堂,向外跑,不停地跑,不知不觉中,眼泪已随着那跳跃的身体大颗大颗的砸落下来,倚着墙,大口大口地喘气,泪从眼眶流出,经过脸颊,经过颈,染湿了脖中的吊坠,染湿了衣襟……

想起很小的时候,爷爷跛着脚,为我买最爱的糖葫芦;想起从前,爷爷骑着自行车,风雨无阻的来学校接我;想起从前,和爷爷走在路上,一对幸福“爷孙”摸样被登上报;想起从前,那篇关于我和爷爷的作文《桥》屡屡得奖;想起从前,爷爷躺在病床上,我哭着拉他的手,要他赶快好起来;想起从前,看着爷爷艰难的吞食着不成状的食物……

爷爷走的那晚,我破例住在学校,那晚做了个很晦气的梦,这个梦我没对任何人说过,为这样一个梦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,也就是那个晚上,他也真的走了。接下来是三天的“学农”,期间,受机一直未曾响过,正当我以为一切平安的时候,它响了。

那是在回学校的途中,爸爸让我回校后离开赶去爷爷家。此时此刻,我真的已经清楚一切,可依旧不依不饶地想从爸爸口中得到证实,而他,依旧什么也没说。他不说,我也就明白了一切。汽车在公路上飞驶,我打开窗。

风。毫不留情地扑面而来。

泪。如同火山爆发,顷刻涌现出来。

车上,同学们还沉浸在快乐中,他们兴奋地叫嚣,可我却一丁点儿也听不到…….

虽是个无神论者,可我信仰宗教。总觉得很多是在冥冥之中都安排好了。甚至在你出生的那刻起,也已设定好了死亡的时间、地点,也包括场景。人生是个圆,每个人的开始与终点都是一样的,唯一的差别,也就是当你行走于这个圆的边缘,你所获得的东西,和所感知的东西是不相同的。

在我们心中有许多不能预知的却又像早就已经约好了的印记。

当我渐渐从“爷爷逝去”的阴影中走出来时,却又不得不面对另一个残酷的现实。突然发现我们的生命竟是如此脆弱。所谓的“人定胜天”,我想,也只不过是激励人们一时斗志的方式而已。真的能够“人定胜天”吗?或许,有的事情,的确可以吧。

“死亡”。曾经感觉是多么遥远,曾经感觉是多么生疏的词语。如今,它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眼前。我赶不走它,只能任由它肆虐。

前些日子,全家驱车外出踏青,路过郊区的一所小学,教学楼上挂着红底白字的横幅,上面写着:你们是民族的希望。孩子们,你们是祖国的花朵;你们是民族的希望;你们朝气蓬勃;你们犹如雨后的春笋;你们…..忽然发觉自己老了不少,我差一点又一次忘记,自己只不过还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。十七岁,不也应是朝气蓬勃的吗?可为什么,却是这等抑郁?原来烦恼与年龄是成正比的…我渐渐地懂了。

在植物园看到许多五、六岁的孩子,有的在吹肥皂泡,有的在互相嬉闹,有的在写生,有的在草坪上打滚…看到他们,嘴角会不经意地上扬,他们那种童真,他们的那种无忧无虑,或许只属于他们。我们已经回不到那个时期了。看得越多,快乐便也越少了。而这群孩子不一样,他们有长辈的宠爱,他们不知道何为“死亡”……

看到一个小男孩,嘟着嘴走在前面,而他那头发花白的爷爷推着男孩的小自行车尾随其后。儿童自行车实在太低,老人不得不躬起背把着车龙,又要赶上孙子,于是加紧了步伐,却不时的被自行车的踏脚板绊住。我的目光久久的停留在这一幕。

曾几何时,我也像这男孩一样的任性,而我的爷爷也正像那老人一样,不顾一切地看护我。而着一切,都不可能再有了,因为我长大了,因为我懂事了,更因为我的爷爷已经不在了……有种冲动,想上前告诉小男孩不要这么耍脾气,可我终究没那么做,或许将来的某一天,他会为当初的不懂事而内疚,正如此刻的我一样。

我用相机拍下了这一切,本想把它们整理好发到网上,最后的结局却是资料全部丢失。我愣愣地看着我的相机。难道,这就是宿命吗?再一次,再一次,再一次……

当岁月流过我们拼命想抓住的东西,那般轻易流过去的时候,心里的悲怆,是那样的刻骨。生命中一切花朵都会不可避免地凋零,一切凋零都不可挽回,对此,我们所能做的,也只有接受。

“风吹起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,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,成为我生命途中最美的点缀,看天,看雪,深深的影映。”

故事散了,生活还在冷漠的继续,大家已久安静地长大,偶尔在有风的夜里,学会在城市的角落,考验尖坚强。

这一切,原来都只是转瞬即逝的悲凉。我如同梦呓般地念着。

作者:邱懿娴

肯德基惊现“炸老鼠”

美国一名男子Devorise Dixon宣称他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著名连锁快餐厅里吃到了一个“啮齿动物”。一名惊呆了的KFC消费者发现在他打包带走的快餐中有一只深度油炸的“老鼠”。

世界上首个全3D打印的办公室

迪拜、一座快速发展,且天际线充斥着高楼大厦的城市,或许应该找到新的建造方式,让这个城市建筑业更加方便且快速发展。“海湾商业中心”声称,计划建造世界上第一座由3D打印技术建造而成的建筑。

为南瓜而疯狂的动物们

金秋十月,我们来到了无数南瓜迷最爱的南瓜丰收与南瓜相关的节日的季节,这种美味而具有装饰性的果蔬布满在超市、餐馆、和社交媒体的话题里。虽说人类无比痴迷于南瓜这种果蔬,但是对南瓜的迷恋不仅仅停留在人类这一种族上。

实现链接转向的5种方法

实现链接转向的5种方法,今天总结了5种实现链接转向的方法。下面贴出来和各位看官分享,高手莫笑。用.htaccess实现,此方法仅对支持mod_rewirte 模块的linux 主机有效。

倒流时光:功夫 Kung Fu Hustle 功夫3D

周星驰就是一个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圆梦的人,从曾经的《少林足球》到现在的《功夫》。我们并不比别人聪明,更别说是比周星驰聪明了。还记得曾经幻想自己是武林高手,可以拯救世界和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