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天

日期:2022-08-07 浏览: 152

转眼间,恍惚中,走到了四月底。

上次在这里写东西还是在一个多月之前。我并非懒惰,其实每日里都在思量,既而写下一些什么。但是终归没有勇气将那些文字放在这里。

四月天

前段时间,用了一个晚上读完了张悦然的《水仙已乘鲤鱼去》。仍旧喜欢这样一气呵成地读完一本书,没有间隙,没有停顿,没有困倦。只是想看下去,看到结局。但是,最喜欢的仍旧是打开封皮后的第一句话“我常常陷于无爱的恐慌中。”

我常常陷于无爱的恐慌中。是的。常常。渴望被爱,需要很多很多的爱。心里有一个洞,空荡荡的。在这样的春天里,风轻轻吹过,都可以清晰地听到那里传来一种空洞的声音,像是一种呐喊。拼命的呐喊。可是,我却只能这样听着,然后感觉到疼痛传导至每一根神经,每一丝血液里。

我一直喜欢春天,在冬日的末尾便早已翘首期盼。等待,等待暖暖的阳光,等待枝叶渐渐繁茂,等待花苞绽放。而这些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到来。近,如此地近。可是,我却没有自己预想中那样兴奋。反而,倦怠。精神仍旧处于压抑的状态中,无处发泄。几近疯狂。

在我的印象里,这个四月,极少出现在学校里,大多呆在房间里。也许是一种半自闭状态。甚至有几日,不想说话,宁愿选择键盘取代。每日都要玩游戏,大概上了瘾。其实,只是想麻痹自己而已。然而,发现,竟是徒劳。面对着那些小方格,听着欢快的音乐,头脑里却闪过一幅幅画面。

关于他,关于我们,关于曾经,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年前的回忆。它们就在刹那间完全地,赤裸地呈现在眼前,遮盖了一切。缠绕我,追赶我,折磨我,把我逼进一个狭窄的角落里。我恐惧地躲起来,颤抖着,哭泣着。它们得意地看着我的丑态与狼狈。然后,瞬间消失,无影无踪。不知何时会再次席卷而来。

仍旧会时常出现幻觉,还有我那可恶的直觉。我有时憎恶自己的直觉,让本已十分敏感的我更加恐慌。这个四月,不知到底是陷于无爱的恐慌,还是因为有爱而患得患失的恐慌中。但是,至少可以肯定的是,我清楚地望到了自己的爱。苍白,无力,可仍旧沸腾。如火如荼,令我想要抓住一些什么。可是命里早已种下定数。不愿分割,却不得不活生生地剥离。痛不欲声,却要风平浪静。

然而,令我更加恐慌的是,预感到在不远的地方有什么在等待着我,不祥。感知自己将陷入到一场极度塌陷崩溃的状态中。简单地说就是神经衰弱。刺激,刺激。早已支离破碎,体无完肤,却仍旧要继续经受雪雨风霜。一直没有安全感,让我的敏感程度继续深陷。

走在路上,偶尔会在擦身而过的镜子反射中看到一个嘴角带着一丝不屑,表情冷漠的我。每每此时,心中先升腾出一种雀跃,却也夹杂着忧郁。有时怀疑自己有暴力倾向,存在于潜意识里。听来是恐怖的,却并非毫无根据。当我勒住小狗欢欢的脖子时,心里竟是一种快感,有一个声音在逼近,低沉地回荡。然而,终还是放开了手。我从来没想过要将这种潜意识里的东西逼迫出来。或许那是个魔鬼,我不愿与其同谋。

很多人注意到我改的个人资料。“打了一把钥匙,禁锢自己的心。我要做你的娃娃,被你深深地埋在一个地方。注定是段孽缘,或许此生我们都无法走到一起,然而我却心甘情愿与你纠葛。吃你吃过的饭,品你饮过的酒,盖你睡过的被。靠这些残留的余温取暖。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,如果下辈子你心里还有个位置留给我,那我们死也要在一起。”怎样的爱情,怎样的执着,怎样的痴迷。只有自己清楚,然后窥视到自己的脆弱与无奈。一直发生的故事,只有两种结局。

四月天,我想见你的脸。念你的时光,比相聚长,怨你的界限,比爱短。闷,静静。

作者:李洁琳

肯德基惊现“炸老鼠”

美国一名男子Devorise Dixon宣称他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著名连锁快餐厅里吃到了一个“啮齿动物”。一名惊呆了的KFC消费者发现在他打包带走的快餐中有一只深度油炸的“老鼠”。

世界上首个全3D打印的办公室

迪拜、一座快速发展,且天际线充斥着高楼大厦的城市,或许应该找到新的建造方式,让这个城市建筑业更加方便且快速发展。“海湾商业中心”声称,计划建造世界上第一座由3D打印技术建造而成的建筑。

为南瓜而疯狂的动物们

金秋十月,我们来到了无数南瓜迷最爱的南瓜丰收与南瓜相关的节日的季节,这种美味而具有装饰性的果蔬布满在超市、餐馆、和社交媒体的话题里。虽说人类无比痴迷于南瓜这种果蔬,但是对南瓜的迷恋不仅仅停留在人类这一种族上。

实现链接转向的5种方法

实现链接转向的5种方法,今天总结了5种实现链接转向的方法。下面贴出来和各位看官分享,高手莫笑。用.htaccess实现,此方法仅对支持mod_rewirte 模块的linux 主机有效。

倒流时光:功夫 Kung Fu Hustle 功夫3D

周星驰就是一个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圆梦的人,从曾经的《少林足球》到现在的《功夫》。我们并不比别人聪明,更别说是比周星驰聪明了。还记得曾经幻想自己是武林高手,可以拯救世界和平。